首页 其他小说 重生之嫡女横行

第三百三十八章

重生之嫡女横行 雪妖柒柒 5505 2021-01-06 23:39

  好……”夏侯墨冰也没有迟疑,伸手拿起旁边梅旭的御笔就开始勾画。

  墨笔勾勒间,柳叶形的低草中间,一朵娇嫩的层层花瓣,跃然纸上。

  庆幸的是,他还真有着过目不忘的本领。

  “这次有救了……”慕容雪看着被夏侯墨冰复原的植物,脑中的信息瞬间清晰,瑰红的嘴角缓缓的拉出一道优美的弧度,淡淡的话语,从两半红唇中慢慢的溢出。

  这植物的确是她在研究室见过的植物,是实验室研究用来提炼精神毒素的一种解药!

  “有救了?”听到慕容雪的话,梅旭眸中瞬间闪过一道惊喜,急声问道:“墨他家娘子你的意思是说,找到解毒的办法了?”

  看这慕容雪那一脸笑意的样子,难道图纸上夏侯墨冰画出的这诡异花朵,能够解这让人变得神志不清尸毒?他可以这样理解吗?

  “没错,如果我的记忆没有错的话,这碧绿的花朵,的确是能提炼出解药。”慕容雪盯着梅旭欣喜的俊脸,点头缓缓地开口,但是她脸上的神情,却丝毫没有因为有救而松懈的样子。

  “太好了,太好了……”梅旭低声喃呢了几句,心里也顿时松了一口气,终于是找到办法。

  夏侯墨冰看着梅旭的模样,不禁暗自摇头,他会不会高兴的太早了,如果他没猜错的话,雪儿可是还有话未说呢!

  “可是,这不对呀!”半晌,梅旭才眉头一蹙,双眸紧锁着慕容雪,小心翼翼地试探般的开口道:“那个墨家媳妇啊……你的意思不会是说这东西,是在王陵之中吧?”

  狂喜之余,梅旭终于也意识到这个严重的问题,解毒的办法是有了,不过,夏侯墨冰是在王陵之中发现这柳叶草的!

  “你说呢?墨在哪里发现的?你们又是在哪里看到这种柳叶草的?”慕容雪红唇一勾,似笑非笑的望着梅旭脸上那生动异常的表情。

  “不是吧……?”梅旭脸色瞬间一黑,绯红的唇也跟着一张一合的,半晌等缓和过来了才道:“你的意思也就是说,我们必须要再一次回到那个鬼地方去?”

  那诡异的地方,连花草都会吃人,除非逼不得已,不然他可不想无聊的再进去逛一圈。

  “binggo,恭喜你,回答正确。”慕容雪细长的黛一挑,清灵的容颜之上浮出淡淡的笑意,不过梅旭他这是什么表情?红白蓝绿?

  “必要的话,我们还要必须要深入进去看一下里面是怎么回事,怎么会发生这种事。”夏侯墨冰也跟着回了一句,他单手搂着慕容雪,修长的手指覆在飞鹰扶手之上,指腹轻点了两下。

  这王陵之中,肯定是发生了什么事,他们必选要亲自探查一番。

  “哎……”梅旭整个身子往铺着厚绒貂皮的椅子上一窝,俊脸上一副视死如归,慷慨就义的样子,像是要上断头台一般纠结。

  他轻摇头道:“看来本公子这次是真的要舍身取义了。”

  慕容雪低声笑了笑,往夏侯墨冰的怀中一靠,有些调笑般的道:“不用怕,一回生二回熟嘛,其实只要你不乱动那里面的东西,还是相对安全的。”

  “一回生二回熟……?”梅旭嘴角一阵狂抽,笑道:“我可不想和里面的鬼东西们称兄道弟。”

  夏侯墨冰殷红的薄唇一勾,冷冷的道:“反正你也迟早是要进去了,提早熟悉一下环境也未尝不是好事。”

  梅旭狠狠的剜了夏侯墨冰一眼,有这样的兄弟吗?手中的铁扇有一下没一下的敲打着掌心,起身舒眉念叨,“你放心好了,你都还活着,本公子暂时还死不了,肯定能长命百岁的。”

  梅旭说着,站起身舒展了一下筋骨,向外踱去,一边道:“我得好好准备一下。”

  “不过,现在最重要的是,睡觉。”说着,慕容雪有些疲倦的缩在夏侯墨冰的怀中蹭了蹭。

  为了提炼这疫病的药方,她几天都没合过眼了,不过现在也不能多耽搁,休息几个时辰,养足精神就立刻出发。

  “那,墨家媳妇啊,你还是先休息吧!剩下的事情墨来解决就好。”梅旭脸上挂着很是轻松的笑意,只是眸低却闪过一抹深色。

  看来,真的是这王陵之中出了大问题!

  连绵上万里的溧水河,没隔一段便有巡视的士兵,严密的监视着不让任何人私自采用。

  次日清晨,天边霞光大盛,雅思山地,看不见来处的一股股暖泉从地底涌出,形成了偌大的一个暖湖,湖面还有些微小的气泡翻滚出水底,咋湖面炸裂开来。

  澄澈的碧湖中,倒影出十来道人影。

  梅旭,言御景。夏侯墨冰和慕容雪并排站在湖边最前面,他们身后是神色肃然的墨一,琴酒,言五和东升四人,琴酒几人还是第一次看见如此壮观的暖泉,难免有些惊讶。

  “这湖底不会就是墓室的入口吧?”琴酒眼光停留在湖面低声喃呢了一句,犀利的眸光似乎要透入湖底一般。

  “对,就是这里,从这低下的暗流,就能通到里面去。”言五接过琴酒的话。

  言五望着湖面轻抿了抿唇瓣,因为当时公子回来满身是伤,所以他就缠着他问,公子曾经和他详细的讲过这墓室中的东西,只是听着,都觉得匪夷所思,想不到这次,他们竟然也要冒险进去了。

  夏侯墨冰和慕容雪两人对视一眼,眸中同时一沉。

  “这湖水,好像有问题。”慕容雪站在暖湖边缘,很敏锐的发现湖中的水有些不一样,淡蓝的颜色之中,还夹杂着平常人一丝难以发现的红晕。

  “嗯――”夏侯墨冰漆黑的眸光凝神细看,也发现了湖中的异样,不过,太微弱的感觉,还不能确定是什么东西。

  柒柒有话要说:

  梅旭:柒柒怎么回事?怎么把我放在溧水那个既可怕又恐怖的地方?

  柒柒:哦,是这样的,想让你感受一下溧水的风土人情。

  好……”夏侯墨冰也没有迟疑,伸手拿起旁边梅旭的御笔就开始勾画。

  墨笔勾勒间,柳叶形的低草中间,一朵娇嫩的层层花瓣,跃然纸上。

  庆幸的是,他还真有着过目不忘的本领。

  “这次有救了……”慕容雪看着被夏侯墨冰复原的植物,脑中的信息瞬间清晰,瑰红的嘴角缓缓的拉出一道优美的弧度,淡淡的话语,从两半红唇中慢慢的溢出。

  这植物的确是她在研究室见过的植物,是实验室研究用来提炼精神毒素的一种解药!

  “有救了?”听到慕容雪的话,梅旭眸中瞬间闪过一道惊喜,急声问道:“墨他家娘子你的意思是说,找到解毒的办法了?”

  看这慕容雪那一脸笑意的样子,难道图纸上夏侯墨冰画出的这诡异花朵,能够解这让人变得神志不清尸毒?他可以这样理解吗?

  “没错,如果我的记忆没有错的话,这碧绿的花朵,的确是能提炼出解药。”慕容雪盯着梅旭欣喜的俊脸,点头缓缓地开口,但是她脸上的神情,却丝毫没有因为有救而松懈的样子。

  “太好了,太好了……”梅旭低声喃呢了几句,心里也顿时松了一口气,终于是找到办法。

  夏侯墨冰看着梅旭的模样,不禁暗自摇头,他会不会高兴的太早了,如果他没猜错的话,雪儿可是还有话未说呢!

  “可是,这不对呀!”半晌,梅旭才眉头一蹙,双眸紧锁着慕容雪,小心翼翼地试探般的开口道:“那个墨家媳妇啊……你的意思不会是说这东西,是在王陵之中吧?”

  狂喜之余,梅旭终于也意识到这个严重的问题,解毒的办法是有了,不过,夏侯墨冰是在王陵之中发现这柳叶草的!

  “你说呢?墨在哪里发现的?你们又是在哪里看到这种柳叶草的?”慕容雪红唇一勾,似笑非笑的望着梅旭脸上那生动异常的表情。

  “不是吧……?”梅旭脸色瞬间一黑,绯红的唇也跟着一张一合的,半晌等缓和过来了才道:“你的意思也就是说,我们必须要再一次回到那个鬼地方去?”

  那诡异的地方,连花草都会吃人,除非逼不得已,不然他可不想无聊的再进去逛一圈。

  “binggo,恭喜你,回答正确。”慕容雪细长的黛一挑,清灵的容颜之上浮出淡淡的笑意,不过梅旭他这是什么表情?红白蓝绿?

  “必要的话,我们还要必须要深入进去看一下里面是怎么回事,怎么会发生这种事。”夏侯墨冰也跟着回了一句,他单手搂着慕容雪,修长的手指覆在飞鹰扶手之上,指腹轻点了两下。

  这王陵之中,肯定是发生了什么事,他们必选要亲自探查一番。

  “哎……”梅旭整个身子往铺着厚绒貂皮的椅子上一窝,俊脸上一副视死如归,慷慨就义的样子,像是要上断头台一般纠结。

  他轻摇头道:“看来本公子这次是真的要舍身取义了。”

  慕容雪低声笑了笑,往夏侯墨冰的怀中一靠,有些调笑般的道:“不用怕,一回生二回熟嘛,其实只要你不乱动那里面的东西,还是相对安全的。”

  “一回生二回熟……?”梅旭嘴角一阵狂抽,笑道:“我可不想和里面的鬼东西们称兄道弟。”

  夏侯墨冰殷红的薄唇一勾,冷冷的道:“反正你也迟早是要进去了,提早熟悉一下环境也未尝不是好事。”

  梅旭狠狠的剜了夏侯墨冰一眼,有这样的兄弟吗?手中的铁扇有一下没一下的敲打着掌心,起身舒眉念叨,“你放心好了,你都还活着,本公子暂时还死不了,肯定能长命百岁的。”

  梅旭说着,站起身舒展了一下筋骨,向外踱去,一边道:“我得好好准备一下。”

  “不过,现在最重要的是,睡觉。”说着,慕容雪有些疲倦的缩在夏侯墨冰的怀中蹭了蹭。

  为了提炼这疫病的药方,她几天都没合过眼了,不过现在也不能多耽搁,休息几个时辰,养足精神就立刻出发。

  “那,墨家媳妇啊,你还是先休息吧!剩下的事情墨来解决就好。”梅旭脸上挂着很是轻松的笑意,只是眸低却闪过一抹深色。

  看来,真的是这王陵之中出了大问题!

  连绵上万里的溧水河,没隔一段便有巡视的士兵,严密的监视着不让任何人私自采用。

  次日清晨,天边霞光大盛,雅思山地,看不见来处的一股股暖泉从地底涌出,形成了偌大的一个暖湖,湖面还有些微小的气泡翻滚出水底,咋湖面炸裂开来。

  澄澈的碧湖中,倒影出十来道人影。

  梅旭,言御景。夏侯墨冰和慕容雪并排站在湖边最前面,他们身后是神色肃然的墨一,琴酒,言五和东升四人,琴酒几人还是第一次看见如此壮观的暖泉,难免有些惊讶。

  “这湖底不会就是墓室的入口吧?”琴酒眼光停留在湖面低声喃呢了一句,犀利的眸光似乎要透入湖底一般。

  “对,就是这里,从这低下的暗流,就能通到里面去。”言五接过琴酒的话。

  言五望着湖面轻抿了抿唇瓣,因为当时公子回来满身是伤,所以他就缠着他问,公子曾经和他详细的讲过这墓室中的东西,只是听着,都觉得匪夷所思,想不到这次,他们竟然也要冒险进去了。

  夏侯墨冰和慕容雪两人对视一眼,眸中同时一沉。

  “这湖水,好像有问题。”慕容雪站在暖湖边缘,很敏锐的发现湖中的水有些不一样,淡蓝的颜色之中,还夹杂着平常人一丝难以发现的红晕。

  “嗯――”夏侯墨冰漆黑的眸光凝神细看,也发现了湖中的异样,不过,太微弱的感觉,还不能确定是什么东西。

  柒柒有话要说:

  梅旭:柒柒怎么回事?怎么把我放在溧水那个既可怕又恐怖的地方?

  柒柒:哦,是这样的,想让你感受一下溧水的风土人情。(未完待续。)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