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其他小说 高手无情

第1章 初一

高手无情 雨漫心 3287 2021-01-06 23:39

  “喂,醒醒,别睡了,要到了,阿飞!”牛车上,一个三十来岁的书生推搡一个十六岁的少年。

  我叫沈飞,我与许多人一样,也与他们不一样。当我来到这个世界,睁开认清天地的眼睛时,我便觉得我应该知道许多,可又不知道自己究竟知道什么。

  我想活着,但厌恶旁人随意指点我的命运。谁也不想惹,因为我知道这样可以活得更久。不去做大侠的蠢梦,因为我知道好人不长命。

  不求大富大贵,不求功名利禄。

  很小很小的时候,我就已经想好了,自己会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。

  我发现周围同龄小孩儿奇怪的举动,渐渐想起那种举动叫做幼稚,没有人教我,什么也不教,我不喜欢那个妇人,她让我感觉很丢脸。

  我更讨厌这个家的男主人,自以为是的样子,还有那双冷漠的眼睛,那不该是父亲看儿子的眼睛。

  总感觉有种滑稽想笑的冲动,当然是冷笑,嘲笑。

  沈家在铁碎城也算大家族么?印象里这种势力根本不值一提,可我却不记得自己见识过的,真正的豪门是什么样子的。

  生而知之,我把这归结于前世记忆,如果真的有轮回的话!

  这是个以武为尊的世界,江湖门派数不胜数,习武之人遍地都是。

  任何事物终归会走向尽头,既然繁华过眼如烟,我自小就没打算去努力成为他们都想成为的那种人。

  直到有一天,妇人,不对,是母亲。

  她带着一个幼童离开了沈家,她死了,呵呵,被冰雪冻死了。我只能眼睁睁的看着,看着她苍白的微笑,她说:别怕,娘亲会陪着你的。

  眼泪是甜的,还是苦的,不知道,黑夜漫漫无边,风雪很大,黑夜漫长无比。

  身上的骨头都似要冻得断掉,以为有人会来接我们回去。

  没有人来,每一个冰冷刺骨的呼吸都很漫长。

  我在心里祈求,祈求有谁来救命。

  天亮了,什么时候亮的,我不知道。

  母亲死了,从小我就冷眼对她,不愿意呼喊母亲,她却总是温柔的呵护我成长。

  重生还是轮回,什么前世今生,我不愿想,有人曾说我是不能习武的废物,我曾嗤笑不屑一顾。

  背后经常有人讨论:沈家出了个怪胎。

  善良温柔的母亲死了,她那么好,那么善良,在沈家低眉顺眼只为儿子,过得像个下人,从未享受过一丁点儿的好日子。

  一切都是因为我沈飞。因为我不能习武,因为我是沈家后人,因为我是妾室所生,因为我会成为沈家被人耻笑的存在。

  抛弃丢弃还是驱逐,大概都是一个意思。

  母亲冻死了,只有我这个废物还活着。

  长这么大,第一次哭了,或许是哭了,因为在流泪,因为伤心,绝望,无助,不甘,恨,无边无际的恨,恨自己,恨他们,恨这不公的命运!

  一个姓西门的老铁匠,带走了稚童。

  “宝宝快长大学会勇敢守着善良哼哼”穿着乳白色柔软长裙的女子,蓬松乌黑的秀发束在身后,伸手扶着摇篮轻轻摇晃,哼着轻灵的歌。

  夕阳从窗户纸撒进来,映出女子金色的脸庞,她眯着眼睛像月牙一样,嘴角挂着灿烂的笑容。

  婴儿小手握着大手指,轻轻嘀咕着。

  院子里笨拙走路的小娃娃,妇人嘻嘻笑着逗弄,牵着小手跳着舞。

  所有的一切被黑暗淹没,这黑暗如洪水,撕碎那些画面。

  孩童孤独的站在黑暗里,伸出手,瞪大的眼睛,眼神呆滞,手里什么也没抓到。

  “啊!!!”

  他跪在地上仰头大声哭喊,眼泪不住的流下。

  群山重叠,飞雪如瀑,天地银装素裹。

  蜿蜒曲折的官道上,长长的一队黑色甲士看不到头尾,这些甲士腰间挎刀身后背负厚重行囊。

  一辆辆牛车随在队伍两边,牛车上叠满了大大的麻布口袋,用稻草盖着。

  一头老黄牛拉的木板车上,一个黑乎乎长得很丑还很胖的丫鬟,双手撑着下巴,傻傻的盯着躺在车上的少年。

  少年穿着厚厚的灰色棉衣,一头浅密的黑发,轮廓柔和,稀疏的眉毛顺齐倾斜,紧闭着双眼,正在打盹儿,小麦色的脸上浮现出悲痛之色,这悲痛渐渐化作仇恨,越发的狰狞。

  “喂,醒醒,别睡了,要到了,阿飞?”旁边半坐在车檐子上的书生推了少年一下。

  沈飞豁然睁开双眼,躺在牛车上,望着雪白云空,飞雪皑皑。深邃的眼眸里泪花闪烁,目光呆木了一瞬,他一下子坐起来。

  “呵呵!”沈飞出神的笑了笑,擦了擦眼角。

  寒风呼啸的山谷,甲士行军传来整齐的步伐声。

  “怎么了?”付违忧虑的看向沈飞,脑海里划过昨天上午发生的一幕。

  体态微胖的右将军骑在一头黑虎上,抱着双臂,身后密密麻麻的黑甲士兵林立。

  逆着风雪走来的少年,慢慢站到了黑虎前面几米外,丑丫鬟抱着他的剑,停在他身后。

  “外界传闻锻造房新主子是个难得的武学料子,不知传闻是否属实?”右将军面无表情,坐在虎背上,语速不急不缓的问。

  沈飞眉头一皱,猜不透他什么意思,莫不是一个武林前辈要和自己一菜鸟动手?

  正在沈飞发愣时,那胖子嘿嘿一笑,挥动肥大的手掌,虎肩左边挂着的一柄锥形阔剑,发出一声龙吟出鞘,三尺七寸,他信手挥动,锥形阔剑如若幻影裂开成七柄青色阔剑,叮叮叮叮,七剑成阵锁住沈飞,散发出一串串缭绕青气。

  随着那只肥大的手猛地握紧,剑阵瞬息万变,纷纷拔地而起,利刃穿梭来回如电,站在中间的沈飞被无数剑影带着东摇西晃,毫无还手之力。

  当剑影消散,阔剑回鞘,沈飞一下子倒向地面。

  后来发生了什么,沈飞不记得也不知道,只是似乎有人在耳边模糊的说了一句,“我的武功,不及沈天君一半!”

  “没什么。”沈飞摇摇头,绝口不提昏迷中所发生的一切,那一切本已快要忘掉,如今却又清晰的浮现。

  还以为沈泰看出自己身份,是故意找借口要杀死自己,没想到居然没死,沈飞心中很是疑惑。

  这时付违突然笑道:“别瞎想了,依我看他就是想给你个下马威,没别的意思。”

  “是么?”沈飞轻声说了一句,“已经出红叶城了吗?”

  付违点点头,“昨下午就离城了,现在大概要路过铁碎城了。”

  前往黑山会途径铁碎城,右将军沈泰,沈家。

  沈飞愣了愣,转眼这么久过去,又回来了!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